豪迪群发器 » 热门资讯 » 有备无患:储备基站专利成终端厂商新功课

有备无患:储备基站专利成终端厂商新功课

发布时间:2021-9-7 ┊ 文章作者:豪迪群发

最近,OPPO在中国和欧洲分别向诺基亚提起了几起专利侵权诉讼,其中事件的专利都是5G标准所需的专利。显然,这是OPPO对月前诺基亚发起全球专利诉讼的反击。

随着5G技术的商业化,以OPPO为代表的中国手机公司和以诺基亚为代表的海外传统专利大户围绕着5G标准所需专利许可费率的游戏越来越激烈。

刚刚和戴姆勒解决了专利纠纷;诺基亚迫不及待地杀到了5G领域,它的意思是借助与OOPPO的专利战打下5G标准所需专利的付费基调。据外媒报道,诺基亚在印度、英国、法国、德国等 9 个国家多线出击,声势之大引发业界一片哗然。

需知过去十余年被诺基亚起诉的企业不在少数,但几乎没有专利实施人反诉诺基亚侵权,终端厂商们习惯了被动应对,究其原因一是自身缺乏高质量的专利资产,二也不排除缺乏和诺基亚正面对峙的勇气。

如果说爱立信与三星两大巨头的纠纷将这场关于 5G 专利许可标准的大战拉开帷幕,华为宣布 5G 许可费率为这部剧埋下关键伏笔。从 3G 时代的被动跟随,到 4G 时代的参与标准,再到 5G 时代强势崛起,中国厂商在专利领域的实力已今非昔比。

诺基亚的对手们:从联想、戴姆勒到OPPO

今年7月初,诺基亚同时在印度、法国、德国、英国等世界性的9个国家提起了数十起专利侵权诉讼。业内猜测,发生纠纷的原因可能是双方未能就 5G 专利许可达成一致。

自诺基亚退出终端市场以来,这家老字号巨头再也难以掩盖颓势,专利许可业务在其内部的重要性直线上升。随着华为的崛起,在电信设备和服务市场上场上的诺基亚更加困难。近两年来,吃华为红利的诺基亚业绩大幅度反弹,但在5G最大的市场中国,局面还没有打开。

2020年,诺基亚在中国市场的5G建设招标中没有收到粒子。诺基亚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自2020年初以来,诺基亚在大中华区的季度平均收入低于5亿欧元,仅占诺基亚总收入的8%,不及诺基亚在欧洲、北美市场的三分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诺基亚的专利许可政策越来越激进,发生了势头巨大的全球专利诉讼,期待收取许可费。2019年,诺基亚在美国、巴西、印度、德国等地向联想提起专利侵害诉讼。这场专利战争持续了一年多,到今年为止的4个月终于和解了。

与此同时,诺基亚还在与汽车巨头戴姆勒进行专利诉讼。众所周知,2019年,随着5G商用,物联网迎来了爆炸,诺基亚选择此时与戴姆勒战斗。这场争议不仅涉及戴姆勒,还涉及戴姆勒的许多供应商,包括内地集团、华为、Burry、TomTom、罗伯特博世等。直到今年6月,双方才达成和解,撤回所有未决诉讼。

刚获得联想和戴姆勒的诺基亚,马不停地准备矛头对准OPPO,这次诺基亚的目标是5G的诺基亚专利许可业务最重要的市场。显然,诺基亚有意以多地诉讼速战速决,借此为 5G 专利许可收费尽快树立“属于诺基亚的规则”。

准备好了:储备基站专利成为终端制造商的新课程

诺基亚退出终端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对终端制造商有类似的NPE集团性质,也是很多制造商无法对抗的原因。NPE作为非实施实体,虽然有专利,但是因为没有使用这些专利,所以被告知侵害公司不能通过诉讼来抵抗。本身在通信标准所需的专利方面已经足够强大,加上难以被起诉的特质,诺基亚在专利诉讼中难以反诉。

实际上,在5G、万物相互融合的时代,5G、万物相互融合的时代,5G、万物相互融合的时代,5G、万物相互融合的时代的价值越来越重要。

这些迹象表明,随着5G时代的到来,储备基站类专利成为终端制造商们的新课程。储备充分与自己业务有关的高价值专利是扎实专利基本工作的第一步,也是防御型措施。有意识为可能的专利风险储备攻击型专利,国内企业争夺专利发言权也是必不可少的。从积累通讯、语音视频、AI、5GT等相关专利到储备基站类专利,国内企业正从全球知识产权规则的遵循者转向知识产权规则的参与者。

#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OPPO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65000件,全球授权量超过30000件。其中,发明专利申请数量超过58000件,发明专利申请在所有专利申请中占90%。据德国领先研究机构IPlytics报道,2021年全球5G标准所需的专利主张数量报告,OPPO在全球排名前十。

除了专利申请,5G时代还给了专利权人和专利执行人在专利许可的规则方面进行游戏、修改规则的空间。另一方面,权利人和执行人的实力天平早已与以往不同,华为、OPPO等有实力的执行人均参与了制定5G的标准,积累了相当强大的5G的专利实力。另一方面,5G、技术与3G、4G的应用空间不同,将汽车、家电、各种智能终端等行业卷入其中,以往通信、手机行业的许可规则不一定适用于其他行业,探索更适合时间的许可模式成为世界性的课题。

5G、费率之争:权利者VS实施者

实际上围绕5G、授权模式的游戏已经开始。2020年底,三星率先向中国武汉中院提起诉讼,要求确定与爱立信之间的全球许可条款。几乎同时,爱立信在美国德州起诉三星,三星拒绝接受。这场随后愈演愈烈的互诉拉开了 5G 专利纠纷的序幕。不过,这场大战来势汹汹却戛然而止,仅仅 5 个月后,三星和爱立信宣布达成全球和解协议,未能对 5G 专利许可模式形成产生奠基作用。

而在三星与爱立信大战正酣之时,华为于今年 3 月公布了 5G 专利许可收费标准: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 2.5 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这也是华为第一次对外公开通信标准必要专利的费率,顿时搅动 5G 专利许可这一池春水。

可以说,华为一举加剧了 5G 专利许可模式的博弈,也引发到外界对诺基亚等国外厂商不合理 5G 费率的大讨论。

kds#如果没有事故,这场战争将建立世界性的5G专利许可模式,也将是专利实施者和权利者玩游戏的象征战。大幕拉开,中国制造商在形成5G特许许规则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