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迪群发器 » 热门资讯 » 亚马逊效率飞跃引领领域,货运物流职工却身陷设备和优化算法“围墙”

亚马逊效率飞跃引领领域,货运物流职工却身陷设备和优化算法“围墙”

发布时间:2021-10-3 ┊ 文章作者:豪迪群发

亚马逊企业宽阔的履行合同中心内,单位经理埃文・肖伯 (Evan Shobe) 坐着 9 个电脑显示屏前。这一指引中心在內部被称作“四分卫桌”(QB),履行合同中心占地等于 15 个足球场地,在其中的繁杂运行全是在这个指引中心监管的。

密麻麻的蓝点意味着运输商品的智能机器人;形近洗手间标志的淡黄色图案设计则意味着了为智能机器人装车和装卸的人们。盘根错节的翠绿色线框意味着的是输送带将订单信息迅速传递到生产过程的每个网站,并最后传输到配送货车的全过程。

坐落于新泽西州肯特市郊区的 BFI4 是亚马逊的一座旗舰级履行合同中心,除开交货商品以外,它还用于按时招待公司高管,新一任 CEO 包总・贾西(Andy Jassy)近期就来过,管理层们想现场掌握顾客付款后,履行合同中心的工作内容。

这也是亚马逊第一个可以每日解决超出 100 千件产品的设备,十年前该企业最领先的仓库解决的产出量也仅有如今的三分之一。技术性的持续飞越让亚马逊领跑沃尔玛超市、塔吉特(美国零售企业)等同行好几步。这种竞争者现如今也在仿效亚马逊很多年来的很多作法。

优化算法 —— 高效率飞越的宝物

这套设备的关键并不是实体线智能机器人,只是其身后的优化算法 —— 致力于处理相应情况的电子计算机指令系统。手机软件能够处理仓库经营环节中的众多难题:单独设备处置的产出量、产品的布置部位、假日高峰时段需要的晚班人力资源,适宜派送货车。BFI4 的经理肖伯讲到:“优化算法为大家作出了许多恰当管理决策。”

相对高度自动化技术让各履行合同中心负责人能够 管理方法几十名员工,这类加工厂式的使用也变成了行业领域的规范。美国劳动力审计局的信息表明,2012 年,一名货运物流仓库主管监管着大概 10 名一线工人。而 2020 年,在亚马逊变成 该领域较大顾主后,这一数据基本上翻了一番。

这般之高的效果当然汇聚了许多眼光,竞争者们陆续进行仿效。

自动化技术尽管提升了高效率,但也带来了众多指责。批判者对亚马逊钟点工的作业标准觉得不满意。亚马逊的优化算法告知工人在仓库里需要干什么,为其设置生产主力总体目标,还会继续把不合格的员工标识出去。有员工在接收访谈时表示,觉得自身如同一颗嵌在超大设备上的传动齿轮,企业“把传动齿轮拿出来”赶跑,只须要发一封电子邮件。

亚马逊也认可,这类优化算法并有缺憾。亚马逊称,其设备中大部分自动化技术步骤都容许人们开展监管或干涉。主管们表明,凭着强悍的app适用,她们能实现大量工作中,并且企业仍在再次健全其工作流程。

上年辞职的工程项目负责人马朱・库鲁维拉(Maju Kuruvilla)表明,亚马逊两年前就注意到,管理者有时候只不过“躲在电脑上后边的一张脸”。库鲁维拉说:“履行合同中心的主管非常少与员工触碰。而当员工关爱差到一定水平时,便是工人期待成立工会的情况下。”

贝索斯下的一盘大棋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还就是个书籍商时,就開始惦记着用手机软件代替人力了。在亚马逊初期的一个知名小故事中,过去由编写进行的豆瓣书评和建议工作中被编码替代。一样的工作中,以前必须耗费人力资源,而现如今只需让编码根据发掘买东西方式就可以完成。

相近的系统以后被用于管理方法亚马逊日常经营的很多层面,例如购买、置放库存量、监控线上销售市场这些。

贝索斯下的是一盘长期性大棋,他赌优化算法可以在一些工作上解决地比人力更高效率或更平稳。

上世纪中后期,亚马逊把自动化技术当作其包裝、运送和交货单位规模性扩大的关键,亚马逊货运物流权威专家们会在简历上反映“把品类物流成本减少几便士”的历经。

2012 年,亚马逊回收了 Kiva Systems 企业,这也是美国一家自动化技术智能机器人生产商。亚马逊期待用 Kiva 来取代人力快递分拣产品,这须要对履行合同中心开展大量的再次设计方案。

2016 年资金投入经营的 BFI4 是第一批专业为中小型智能机器人修建的设备之一。3500 名员工和 110 名主管就在这里生产流水线一样的加工厂中,在准确的追踪系统软件“监控”下工作中。

工人们把移动输送带推倒运输库存量的货车后边,将商品送进一个系统软件。这一操作系统会自行扫描仪进到的物件,随后将其挂上去亚马逊网址中卖,在产品卖出后再向供货商支付。在产品被客户购买以后,工人们将产品堆积在货贺上。仓储货架被密切地分布在智能机器人专用型地区内,有订单信息下发后,Kiva 将仓储货架送至一个挑拣站,工人们在那里选择适宜的商品,将他们放进一个桶内,并将其送至下一个地区开展包装和运输。

以往,主管们靠 Excel 和判断力测算各网站所需人力资源。但从 2014 年上下,亚马逊全国各地仓库的统计信息会输送到洛杉矶总公司,由前端工程师解决,并将其自动化技术。

承担监管此软件最开始开发设计的前亚马逊货运物流负责人彼得・格里克(David Glick)追忆道,技术工程师们定编了一个叫 AutoFlow 的程序流程。最初这一手机软件不太行得通,因为它会作出分配 0.5 个员工的分辨。

2019 年春季,亚马逊管理层标示经营 BFI4 的员工采取 AutoFlow 的提议,该提议每 15 分鐘更新一次。假如主管们发觉系统软件命令不正确,可以不按命令方式,但大部分状况下,主管们被规定不必参与。

那时候承担仓库运送单位的肖伯说:“最开始大家规定容许程序流程错误,让它从这当中学习培训。大家那时候的团体经营状况远比手机软件好些,因此那时这类决策真令人难以理解。”

最初,AutoFlow 对要求转变一直做出过度反应,会让工人快速跑到新部位,几个小时后再返回以前的部位。这类分配任务方法不但耗费工人的活力,还耗费了時间。

但它也的确在不断地迭代升级,越来越越变越好用。亚马逊现如今不用在每一个仓库都派人清查常见故障。全部仓库的运作状况都能在办公室电脑前面监管到。

技术工程师们还打造出其他提升经营效果和准确度的方式。之前,工人得先扫条形码,才可以了解产品实际该摆放在仓储货架的什么位置,而如今,视頻监控摄像头能自动检索产品,并发送翠绿色光线来分辨所应放置的部位。

肺炎疫情给亚马逊产生了重特大挑戰,那时候美国人也得家居防护,买东西基本上转上了网上。不容乐观的大环境下,亚马逊还新聘了 40 万多名工人,这也离不了智能化的参加。亚马逊根据程序流程在大量个人简历中筛除不过关的应聘者,还用视频应用学习培训新员工,并借助手机软件具体指导新员工进行简易、可重复性每日任务。自动化技术变成技术工程师们一个即用人力资本,情况有变时还能够马上做出调节。

“恶魔加工厂”

亚马逊的新科技装配流水线让企业的速率持续上涨,却让员工痛苦不堪。上年,美国阿拉巴马州一个仓库的工人尝试成立工会,但没取得成功。工人们调侃道,她们被要活力强加于了不科学地工作规划,而这种总体目标便是优化算法强烈推荐的。

一位长期性在纽约工作中的工人表明,主管最经常对他的具体指导便是“提高速度、提高速度,提高速度”。同一项每日任务,进行時间跟均值時间对比快2秒,能获得主管的夸奖,慢2秒便会被警示。由于未受权接纳新闻媒体访谈,该员工规定密名。

9 月,美国美国加州的立法机关根据了一项法令,将授予仓库工人抵抗说白了速率配额制的支配权。该法令拥护者表明,饱合的工作中节奏感驱使员工避开安全性标准,舍弃休息日。该州市长并未签定该法令。

一位在亚马逊的大范畴招骋潮中添加内华达州仓库的员工追忆道,见到朋友们一直往仓储货架上堆产品,真担忧仓储货架会塌。这名不愿意表露个人身份的员工表明:“就因为让业绩考核漂亮,连安全性都无法得到确保,心里时时刻刻感觉压力非常大。”

新泽西州管控组织在2021年稍早对亚马逊在美国杜邦市的一个仓库惩处处罚,管控组织称该设备的工作中快节奏和负伤中间有立即关系。亚马逊已经对该笔处罚开展起诉,表明已经改动生产主力追踪专用工具,以更切实解决员工遭遇的难题。

很多工人一天到晚根据计算机或手机上接受工作目标,有人说这类自然环境令人觉得与朋友防护。许多 一线工人在接收访谈时表明,她们常常叫出不来主管的名称,并且跟朋友创建关联也不易,肺炎疫情下这类状况就更为槽糕了。这般指责让肖伯觉得消沉,他提议新员工仍然尽可能去和大伙儿了解、积极主动社交媒体。

承担亚马逊履行合同中心运输队的前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管理层艾丽西亚・博勒・理查德森 (Alicia Boler Davis) 觉得,高些的智能化水准能给管理者空出時间来与工人开展大量的触碰。她讲:“期待主管们可以把時间花在掌握员工及其确保安全系数上。我所考虑到的是,大家怎么降低压力?大家的总体目标是简单化工作内容、减少工作量、及其降低要简单化步骤,使管理决策越来越更非常容易,但也需要降低人体压力,让员工去解决一些其他每日任务。”

亚马逊“恶魔加工厂”的名气让为企业构建业务流程的员工觉得不满意。一位曾承担开发设计仓库技术性的前亚马逊员工表明:“亚马逊并没有沒有人的本性,原意也不是凌虐员工。仅仅当一门心思刻苦钻研处理数学题时,真得有一个人提示一下,别忘记工作计划必须考虑到人性化服务。”

困在优化算法里的不止是一线工人,亚马逊的主管们也随处受牵制。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位仓库管理人员说,他实际上 特想深入了解向他汇报的百余名员工,但時间工作压力使他一天到晚忙碌工作中,没法与员工探讨职业发展目标。他说道,他基本上沒有“歇息”这一选择项。这名主管上年离开亚马逊,由于签定了保密协议,他规定密名。他说道,在 12 钟头的轮流换班后,他有时会在车里先用个盹,以防回家的路上困得开不上车。

但亚马逊却称那些都并不是普遍存在。7 月,它公布将员工褔利做为其具体指导标准之一,服务承诺变成 全世界最好是、最安全可靠的顾主。亚马逊近期表明,将耗资 12 亿美金(折合RMB 77.56 亿人民币),为一线工人给予课程内容和工作中学习培训,还会继续为一部分员工费用报销大学费用。

肖伯觉得,新员工将能遭受更强的学习培训,认识自己在亚马逊的升职方式。他说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履行合同中心寻找自身的未来发展线路,大家得向员工‘主动进攻‘,例如对他说‘这儿有一个新机器设备,假如你有兴趣,我能教你如何使用‘。“

领域榜样又将推动如何的将来?

亚马逊装配流水线引来物流企业其他公司陆续仿效。“亚马逊便是领域榜样,名列前茅。”亚马逊前货运物流负责人格里克表明,他现在是仓储物流初创公司 Flexe 的 CEO。

亚马逊的首要劲敌沃尔玛超市也在给目前店铺引进相对高度智能化的仓库。美国连锁加盟食品类产品零售大佬克罗格企业 (Kroger Co.) 正试着修建用以食品类产品派送的智能机器人仓库。美国第二大独角兽企业 Instacart Inc.根据一支智能机器人精兵创建了自个的产品派送业务流程,该企业已经构建自身的智能机器人仓库。

即便是像 Cargo Cove 那样经营规模小的公司,也感觉能够 向亚马逊的自动化技术高效率坚定理想信念。Cargo Cove 是一家创立 4 年的仓储物流初创公司,仅有 80 名员工。该企业正方案在未来好多个月内引进智能机器人和手机软件,全自动分配订单信息线路并监管职工产出率。Cargo Cove 创办人约翰逊・麦克风佛尔(Robert McFaul)表明:“这和亚马逊的基本原理同样,便是要创建比较简单的规范化步骤。”

返回 BFI4 仓库,肖伯正顺着过道迅速走动,看见职工解除一个卡在输送带上的黄色小箱子产品。他在一个应用软件上点了好多个键,记录下来卡死的地区什么时候被清除整洁,这也是一项他必须定时开展的安全大检查,为了降低仓库的负伤总数。

亚马逊技术性精英团队有一个长期性总体目标 —— 创建一个彻底自动化技术、无须人为因素干涉的履行合同核心。这一心愿还需用两年的時间,现阶段的挑战主要是让机器人手臂爬取不一样规格和材质的物件。亚马逊高管们表明,在可预料的将来,人力或是不可或缺的。

亚马逊技术工程师们当今正科学研究怎么能在每一个仓库中运送大量的商品,以进一步提高商品派送速率,这对用户而言毫无疑问是个喜讯。

仅仅职工们的心怕是又凉了一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飞出设备和计算方法的院墙。